(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7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单上,洇湿了一大片。
         这小子真有力量,浑身大汗,一块块腱子肉翻翻着,像泼了一桶油,老婆这时睁开迷离的眼睛,眼中的大牛一定如大力神一般。
         “就偷你了……啊……就偷你个壮汉……偷你的大(J)……偷你的种……”
         “caoni娘……caoni个saohuo……给你大(J)……操!”
         “大(J)……汉子……”
         “叫啥?”
         “大(J)……亲汉子……我的亲汉子……”
         “爷们的(J)好不好?”
         “好死了!”
         “咋个好法?”
         “……硬……”
         “还啥?!”
         “热!”妻子的面部已经有些扭曲了,这样的快感对于她来说显然是陌生的。
         “还啥?!”王大牛不遗余力地撞击着,又狠又猛。
         “亲汉子的(J)万岁!”我老婆又要gaochao了,坐在屏幕前的我惊呆了。
         那根粗硕的(J),强壮的身体,在女人身上雄性的霸气,最原始的交配,最有效的征服,让我那含蓄优雅的老婆,喊出了“万岁”?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妻子的身体是一片战场,我被王大牛铁硬的家伙戳得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倒在血泊里,他赢得了战利品,赢得了这篇肥沃的土地。
         我被屏幕上王大牛的吼叫唤回:“小saohuo……偷来了俺……壮汉子……俺(J)上的瘾头大着哩!你得让俺过足瘾!”
         “我……让你……过足瘾……你想怎么操……都行!”
      
      
       《引牛入室》15
         我看着屏幕上大牛拱动着的屁股,一使劲就在旁边形成两个圆坑,心想这家伙屁股蛋子上都是肌肉,怪不得有股子牛劲儿。屏幕上我老婆正要经历她今天晚上,同时也是人生中的第5次gaochao,整个人已经是半昏迷状态,骚水汩汩地流出,我看到王大牛那根大(J)在这轮快速的choucha过程中有几次,竟然从老婆的(B)里滑了出去,那根20多厘米的牛鞭热气腾腾,青筋暴露,黑红色的大guitou翻着肉棱子,硬得跟铁条一样,上面全都是老婆的骚水白沫子,显得健壮威武无比。每次他滑过了(B)眼,也不用手扶,挪了挪腰,对准了地方就又猛捅进去。
         “操他娘了个(B)……骚(B)眼子水儿真多啊……俺全给你操出来!”
         “啊……啊……妈啊……我又要到了”
         “他娘了个(B)……真过瘾啊……操他娘了个(B)……真白啊……城里娘们就是好……就是好嘞!操死你咋样……操死你好不……!”
         “……好!啊啊啊!”我老婆在gaochao中又抖了起来,手脚乱动,脸红脖子粗的王大牛哪管这些,咬紧牙关,脸上青筋直蹦。
         “操!跟小嘴儿似的……真会吸(J)……好(B)……俺上辈子……积德啊……”
         话音未落,只见王大牛也不管我老婆还没有回过味儿来,巨石般的上半身一沉,就把老婆的两条yutui压到了她的胸前,这种姿势让老婆的(B)整个露在他的面前,真的是他想咋操就咋操。这家伙喘着粗气,双眼通红,也不管我老婆的死活,就又在她身上使起牛劲儿来。
         我和妻子花一万多买的实木大床在王大牛浑身蛮力的作用下发出山响,我真怕床塌了。
         “你……你怎么还不射啊?”
         王大牛狠干这我老婆的嫩(B),每次进入都用尽全身的力量,每块肌肉都绷得紧紧的,我知道他已经被xingyu控制,这头野兽要在我老婆身上获得最大的快感。
         “俺……俺媳妇都说俺是铁(J)……俺一定要让你再尿一次……”
         老婆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了,“我受不了了……”
         “caoni娘……saohuo……有啥受不了的……乐死你咧!你瞧这水……多的哩……”
         “我受不了啦……饶了我吧……让我死吧!”
         在大牛暴风骤雨般的猛干之下,老婆被快乐和痛苦包围,似乎快乐的代价是痛苦,而痛苦的顶点就又是更大的快乐。
         王大牛不管不顾,像没听见老婆的jiaochuang声似的,晃着他那壮硕的膀子,狠狠把自己砸向老婆,房间里routi撞击的啪啪声和大木栓子在胶皮管子里出入似的粘腻的水声响成一片。
         我突然有种错觉,王大牛像是一块坚硬的磨盘,而我老婆就是泡好的肥嫩黄豆,大牛碾压蹂躏着我的老婆,而老婆则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而且还流出了香甜的黄白色汁液……
         “骚娘们……俺让你死……俺操……操死你!”
         “受不了啦……快活……我死了……”
         “骚娘们……你喜欢俺大牛不!”
         “喜欢……我的亲汉子”
         “嘿嘿……嘿嘿……喜欢俺啥?”
         “喜欢你……(J)又热又大……”
         “还有……呢?”
         “喜欢……你……壮实……有股牛劲儿……”
         “还有呢?”
         大牛也被快感刺激的脸都变了形,我看他可能也要shejing了,这场肉搏般的男女大战就要终结了吗?
         “还有……男人味儿……热烘烘的……一到你旁边我就腿软了……”
         “嘿嘿……这味儿?”大牛抬起手臂,把黑毛丛生的胳肢窝露了出来,凑到老婆脸前面。我记得大牛没有狐臭,不过今天他进行了这么多“重体力劳动”又没有洗澡,肯定味道好不了。
         “是……汉子……爷们味儿……真好闻!”
         我怀疑老婆已经精神错乱了,还是大牛身上的雄性激素真的那么吸引女人?
         “城里浪娘们……喜欢不?”
         “喜欢……你全身上下我都喜欢……”这句话让王大牛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撞击起我老婆的身体。
         “骚(B)眼子……读那么多书……有啥用……还不是照样……被俺……压着操!”
         老婆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在快感中癫狂,双手胡乱地抓住了大牛的胸大肌,大牛下午刚练过卧推,胸大肌红通通地充着血,山东大馍一样,老婆更有意无意地刺激着大牛那两粒铜钱大小巧克力色rutou。
         大牛疯狂了!“caoni妈的(B)……过瘾死了……舒坦死了……”
         啪叽!啪叽!……呼哧!呼哧!……
         “喜欢俺的疙瘩肉不?”
         “喜欢……喜欢死了……”
         “王哥有不?”
         “他……瘦得跟干猴子似的……”
         “喜欢他喜欢我?”
         “喜欢你……壮身板……好身板……啊……”
         “骚娘们……俺让你再尿!”
         说是迟那时快,大牛突然一个猛扎,把那根大铁(J)全根没入我老婆的嫩(B)里,却不急着抽出来,屁股慢慢挺动,竟然在打圈子。我知道大牛的(J)能轻松顶到我老婆的子宫,这时一定在用那个铁铸似的大guitou磨我老婆的(B)芯子。
         他两只大手突然抓住老婆正抚摸他壮硕胸肌的手,紧紧地按在自己身上,兴奋地哇呀呀大叫,做了一个健美运动员的动作,浑身肌肉凸鼓,汗油闪闪,如同一座肌肉打造的黑色巨塔!
         毫无预兆却又毫不奇怪的,在routi和视觉的双重刺激下,我老婆全身跟打摆子似的,又一次gaochao了,可是这次gaochao却和前面几次完全不同,因为它伴随着老婆的一声哭喊:“我憋不住了!”
         在电脑前的我目瞪口呆,眼看着我老婆小腹上出现了一行huangse的液体。她被王大牛操得尿床了。
      
      
       《引牛入室》16
         老婆突然尿床了,性gaochao来得太猛烈,对神经系统的刺激让老婆尿道口的肌肉也放松了下来。我只能这么解释。当然,还有那头大蛮牛的功劳。
         老婆低声啜泣着,多半是出于害羞,一个第一天认识的男人面前,被他操,被他操出gaochao,被他操得喊了很多自己想都没想过的话,被他shejing在里面,最后,还被他操出了尿来。
         我在屏幕前摇头叹气,老婆书香门第,几代家里都是读书人,或为官,或从商,或出国,或作学问,从小娇生惯养却家教严格,哪里知道这人世间,还有让女人爱死恨死恨不得揣在怀里过一辈子的种牛(J)。
         我知道,今天晚上,老婆会记一辈子,我这一生的xingai,和今晚相比,结果都只会是个无穷小。
         王大牛这小子,正在发今天的不知第几次愣,他猛瞪着老婆小腹和床单上的淡huangse尿液,气喘的跟拉车的老黄牛似的。我从床尾摄像头中清晰地看到这小子的两颗大牛卵提了几下,充分说明他有多性奋。
         果然,这小子马上又开动了。“caoni个妈咧……真是个嫩(B)……俺媳妇也没被俺操出过尿来哩……”
         他以更快的速度,更猛的力道撞击着我的老婆,脸上全是征服的yuwang和自豪,相信他的(J)也前所未有的硬。“真是个好(B)哩……大闺女似的……水儿多……又紧!”
         老婆此时像个机器人一样,已经完全被大牛所操纵,她已经沦陷,她是他的女人。“壮汉子……好汉子……我的亲汉子……我要给你生儿子……”
         大牛一听,拉过老婆的一只手,摸到自己的卵蛋上:“想生儿子……给俺揉卵蛋……揉舒服了……尿的(J)水儿才更多更浓咧!”
         老婆的白皙小手摸到了大牛运动中的一对牛睾丸,上面全都是她自己的骚水。“真大啊……真热乎……”老婆叹息着。
         王大牛终于忍不住了,他发疯一般用肌肉发达的身体碾磨着我的妻子,浑身的汗水雨点般落到她的身上,嚎叫着冲向顶点:“操他奶奶地熊……大学生给俺揉卵蛋子哩……城里小媳妇儿给俺揉卵蛋子哩……俺操给你……俺操给你!”
         “我的亲汉子……我要给你生儿子!操俺……啊……”
         “媳妇儿……给俺生个大胖小子!”
         王大牛嘶吼着,屁股上的肌肉绷得石头一样紧,蛮牛一般撞击着我的老婆,被老婆揉摸着的大卵蛋有力的地收缩,把浓稠的jingye拱动出来,王大牛嗷嗷叫着,脸都变了形,如同憋久了的尿液全都放出来了一样,快意、得意,全写在脸上。
         他这次依然射了有50秒,比一泡尿的时间还长,我真是心如死灰,我怎么可能跟这样的男人竞争?我比他聪明,比他英俊,但是,在床上,在这片男人最重要的战场上,我和他就像一只小渔船对决一艘航空母舰。
         屏幕上老婆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在王大牛shejing的时候,我知道她又来了一次小gaochao,一个能shejing三米远的(J)把滚烫的jingyeshejin女人最敏感最隐秘的地方,一杆一杆跟大水枪似的,没有一个女人会不为这种力量而折服。
         我知道我的妻子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没想到在人类文明诞生了一万年之后,在我自己的卧室里,我竟然依然输给了最原始的力量、强壮和生殖力。
         “航空母舰”从老婆的身上下来,一把搂过老婆,这次倒是不再拿(J)堵我老婆的(B)眼了,老婆的骚水带着这小子的nongjing不断流出来,我能看到那些jingye确实粘稠而浓厚,在幻觉中,我似乎看到一个个小黑壮汉在jingye的河流中向我招手。
         “嘿嘿嘿嘿,真舒坦!真过瘾!”这家伙傻乎乎地笑,满脸都是满足,突然跳下床,打横抱起我老婆,“嫂子,咱去洗洗。”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