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6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他射了多少杆。
         “操……操死你……”在王大牛的嘶吼声中,我看到他的(J)挺了30多下,射了快1分钟,我当然知道有些可能是空枪,但我依然震惊不已。
         而与此同时,在神智不清的吼叫声中,老婆被王大牛死死地抓住大naizi,被他的jingye烫得又gaochao了一次。
         老婆第一次和王大牛shangchuang,在第一回合中被他操到了三次gaochao。
      
      
       《引牛入室》13
         一切归于平静,老婆和王大牛急喘一阵后,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你可真沉。”妻子依然被山东汉子压在身下。
         “俺200斤哩。”
         “你看起来不像。”
         “都是疙瘩肉,比都是肥肉重哩。”王大牛得意的说。
         妻子脸红了,摸着他胸脯上馒头一样的胸大肌说,“刚才你……shejing……的时候,脸红脖子粗的……全身的肌肉绷得跟铁蛋子似的。”
         “嘿嘿,你不喜欢俺壮实?再说了,”王大牛把黑脸盘子凑近我老婆的嫩脸,小声说道:“俺那不叫shejing,俺那叫尿(J)水儿,放怂水,叫下种也行!”
         老婆脸更红了,不依地掐着打着他,他也不躲,只是憨乎乎地绷紧了肌肉块,老婆哪里掐得动打得动。
         一会儿,老婆不动了,小声儿问他:“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王大牛嘿嘿一笑,贪婪地看着老婆娇羞的小脸:“俺的啥没出来啊?(J)水儿都出来了啊!”
         “你坏死了!你知道是什么!”
         “嘿嘿,刚才喊着亲汉子的是谁啊,这都说不出口了?”
         老婆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你的……(J)……怎么还不出来?我那里胀得慌”说完羞涩地侧过了头。
         王大牛哈哈大笑,“嫂子,俺来这里是下力气的,活计刚干完,不能没有服务,俺现在就是拿粗(J)堵住你的(B)眼子,省得俺刚下的种汤汤都流出来,这样能保证你肯定生出个大胖小子!”
         看老婆的表情,显然是被他粗野的回答刺激得又羞又兴奋,王大牛则继续把那根半软不硬的牛(J)堵在老婆的yindao里。
         我想到平常我射完精,(J)都是马上就滑出了老婆的yindao,王大牛射了精,(J)却还能被老婆夹得紧紧的,这都是因为他的(J)软了也有小鸡蛋的粗度。想到我和他一比就像是小太监和嫪毐,我的小(J)又让人不解地抬了抬头。
         过了一会儿,王大牛说:“行了!”从老婆身上起来,(J)抽出来的时候发出“啪”的一声,老婆又“哎呀!”地叫了一声,我一看床尾的摄像机,乖乖,红的白的混在一起,像放倒的瓶子被拔开了瓶塞子一样,几乎是喷射而出,老婆的yinchun已经从我熟悉的浅红色变成了深红色,而且不正常的肥大,老婆的(B)被王大牛操肿了!
         “哎呀,怎么这么多啊!”老婆一看自己下身,“怪不得我刚才那么胀,都是你……射了这么多!”话一出口,老婆自知粗鲁,马上不好意思地去抽纸巾。
         王大牛躺在床上得意地说:“嫂子,这说明王哥有眼光,不瞒你说,俺媳妇都说,俺尿(J)水的时候跟撒尿似的,一股又一股的,还特浓!”
         我老婆胡乱扯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床单,又上了床,靠在王大牛的旁边,王大牛伸手搂住她,老婆却一点也不反感。
         我心里又气又急,这才一次肌肤之亲,我老婆竟然就习惯了王大牛的怀抱?这难道不应该仅仅是一次借种吗?老婆,你难道不应该把王大牛就此赶出家门吗?
         忽然,我又想到,如果王大牛现在就走,屏幕前的我,会不会和妻子一样失望呢?我糊里糊涂地想着,宿醉的劲儿还没过去,我实在搞不懂刚才我下体快感的原因是什么。
         录像里两个人在打情骂俏。
         “你怎么那么坏啊!”
         “嘿嘿,跟你说,嫂子,俺20岁那年和俺们村的小伙子们来济南打工,半夜里睡不着觉,一帮生牤子壮小子还能干啥?”
         “干什么?”
         “干啥?比(J)呗!比来比去,俺们那群小子20几个人里,俺的(J)是最大的。”
         “你坏死了,说点儿别的!”我老婆又把手放到了脸上,红晕从没遮住的细白面颊中露出。
         王大牛才不管:“嘿嘿,后来他们不服,你知道比啥?”
         我老婆装作生气不理他,我却觉得我老婆的沉默其实是一种默许:她想听这个粗野的汉子讲下去。
         “他们要和俺比(J)吊水瓶,就是在(J)上挂一个装满水的大可乐瓶子,看谁挂的时间长。”
         “……”
         “他们最多的一个挂了1分钟,俺把(J)撸硬了,挂了三个大水瓶子5分钟!”
         “……”
         “他们还是不服,说比尿(J)水儿,谁的怂射的远谁最牛。俺们就开始撸(J),最后,俺嗷嗷的把怂浆子尿了3米多远,又浓又多,他们谁也没能射过2米,一个邻村大专毕业来城里找工作的,那晚上和俺们住一起,比俺还大3岁哩,(J)水是流出来的,都砸脚面上了。”
         “怪不得……”
         “嫂子,怪不得啥啊?”
         老婆的手依然挡着红脸,小声说:“怪不得你刚才shejing的时候,我觉得都射到我嗓子眼儿了,就……就又到了一次。”
         “嘿嘿嘿,嫂子,俺大牛读书不行,但就是有力气!刚才俺顶着你(B)芯子尿怂水,一定能给你种上儿子!”
         “讨厌……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儿子?”
         “嘿嘿,结婚前俺爹跟我说过,让女人尿骚水的次数越多,越容易生儿子,让俺可劲儿操弄俺媳妇儿,俺娘后来知道了,直骂俺爷俩大牲口。嫂子刚才痛快了好几次,肯定生个带把儿的。”
         老婆又羞得不说话了。我却知道这个观点有一点道理,性gaochao过后女性的子宫颈管会分泌强碱性液体,更利于生男孩。
         我胡思乱想起来,更粗大的(J)就意味着更容易让女性gaochao,让女性gaochao后又更容易生出男孩,莫非这就是自然选择:让大(J)的基因流传下去?那为什么人类繁衍生息这么久了,还会有我这样的人……?
         “嫂子,”录像里,大牛看着我老婆桃花般的红脸,忍不住用那张胡茬大嘴在上面啵啵地亲起来,“你知道俺跟那帮小子比赛撸(J)的时候想的是啥?”
         “谁知道你这个坏家伙……”老婆被王大牛搂在怀里,小声说道。
         “嘿嘿,俺当时刚来济南,走在街上就看着城里的小娘们那叫一个白,一个个又肥又嫩,穿的也saolang,俺就想要是能娶一个做媳妇,天天都操弄,有多好!”
      
      
       《引牛入室》14
         大牛说着,突然捉住我老婆的手,又让她握住了他那根大(J)。
         “你……真色……”
         “嘿嘿,嫂子,俺要是不色,你喜欢吗?”
         “谁……谁说我喜欢你了?”
         “嫂子不喜欢俺,干嘛给俺撸(J)?”
         我往大牛的胯下一看,那根牛(J)在我老婆细嫩小手的刺激下,已经又一次站起。这家伙当真是体壮如牛,射完才10分钟,就又硬得跟大铁棒似的了。
         老婆也是一惊,往下一看,更吃惊了,“你怎么又硬了?”
         “嘿嘿,嫂子的手真嫩,真恣儿。”
         “你可真壮……可是我可不能再……我都让你……弄肿了。”
         我调过床尾的录像,看向老婆的下体,经过大牛将近30分钟的摧残,老婆的yinchun已经又红又肿,yindao口还残留着一些白花花的jingye和血丝……
         “嘿嘿,嫂子,俺王哥让俺来干活儿,俺不能不干完啊,这下种子哪有只下一次的,嫂子的地恁肥美,要保丰收就要多下种啊!再说了,”他跪在床上,向我老婆挺了挺那根雄赳赳热腾腾的牛鞭,“俺说过,要让嫂子把骚水儿全都尿出来哩!”
         说完,他就扑向了老婆bainen的身体,大嘴猛吸老婆的大naizi,一只大手揉着另外一边的rufang,另一只手伸向老婆的下身,玩弄着老婆的yinchun和yindi。
         我老婆那还有反抗的力气,只有任他玩弄,嘴里发出一阵阵shenyin:“你的手,真粗糙……”
         “俺……俺的手上……都是老茧哩!嫂子……弄疼……你了?”王大牛一边吸奶,一边说话,嘴真忙啊!
         “没……舒服……啊……”
         我看着老婆的大白naizi在王大牛的大手里变形,心里满不是滋味,我的小手都握不住老婆的naizi,王大牛的大手却能握个结实,又揉又搓,又有力气,给老婆的快感肯定比我强百倍。
         王大牛爱抚了一阵我老婆,胯下的(J)都要胀破了,突然抬起头,抽回手,给老婆看:“嘿嘿,嫂子,你水儿可真多啊,俺今天要出大力,操得你都尿出来!”说着,他抱紧我老婆,挺动(J),只听“噗哧”一声,张飞进了水帘洞。
         这次两人都不像上一次那么生疏,老婆又一次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充实感,干脆摊成一堆烂泥一样,双臂攀上王大牛的膀子,无意识地叫道:“哎呀……妈呀……胀死我的……你怎么……这么有劲儿啊……”
         王大牛撒开蹄子可劲儿猛操,那根牛(J)在我老婆的yinhu里出入,每次出来都几乎退到guitou,每次进去都猛地一下顶到底,把我老婆的yinshui和他刚刚shejin去的jingye都挤出来一大股,两个大黑蛋子在早先shejing后一点没有减小体积,依旧有力地撞击着我老婆bainen的身体,他黑亮的yinmao茂盛浓密,从腹部一直长到piyan,我老婆yinmao和他的一比,只能用精致文雅来形容,现在两丛yinmao缠连在一起。
         “俺操……操……操……caoni个……城里小娘们……”
         “讨厌……坏死了……乡下……粗人!”
         “俺操死你……小浪娘们……俺乡下汉子的(J)好不好?”
         “好……好死了!”
         我仔细观察王大牛的(J),发现他那guitou上那翻着的肉棱子,每次出入我老婆的yinhu,都能带出一大串骚水,而且还有些yinchun旁的嫩肉,好像留恋这根强盗,跟着(J)的退出被带得翻出来,然后又跟着这根(J)被送回去。
         我想老婆一定是欲仙欲死,这根(J)真是太厉害了。这时王大牛压在老婆身上,用力挺动着,狠狠干着老婆,结实的胸肌压着老婆的rufang,两双牛眼死死盯着老婆,鼻子里喘着粗气儿。
         “操……saohuo……水儿真多……淹死俺了”
         “就是……淹死你……你个坏大牛……”老婆摆动着肥美的屁股,略有些生涩地迎合着大牛的熊腰。
         “caoni娘……caoni娘……真痛快……真会夹(J)”
         “夹死你……嗯!”老婆没夹死大牛的(J),却把自己弄gaochao了。
         大牛才不管那么多,这家伙比上一次更粗野了,享受完了老婆gaochao时给他(J)带来的巨大快感,咬紧牙根,憋住那泡nongjing,立起身子,把老婆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猛操起来!“caoni娘……偷汉子的骚娘们……操死你!”
         老婆屁股腾空,白皙的大腿被大牛死死把住,哪里经过这样的狠操。“要死了……要死了……”
         “操死你个偷汉子的娘们!”大牛一下下使着狠劲,老婆的骚水顺着他的睾丸流到床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