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牛入室_第5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5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第一句话。
         “大牛,嫂子这事儿……经验少,你悠着点儿!”
         大牛正在妻子胯下拱着,一听妻子说话了,大喜过望,看着妻子双目含泪,楚楚动人,脸上又委屈又害怕,更多是娇羞,那根本就异常粗大的(J)又硬了几分,这下更进不去了。他只好在guitou上抹了把吐沫,又继续往里顶。
         从屏幕上看,妻子的表情始终有点疼痛,任王大牛又折腾了几下,叹了一口气,伸出一只手,到胯下抓住大牛的(J),引着他顺着自己的节奏往里送。
         在屏幕前的我,气急败坏,这小子的大(J)还没攻破城池,我老婆竟然要引狼入室!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的缘故,我胯下的那玩意儿胀得更高了,我之后一手抚慰着小兄弟,一手滑动鼠标,把床尾的摄像头也打开一个窗口,我不要错过大牛的(J)入巷的那一刻。
         屏幕中间一根大黑(J),在一只嫩白小手的引导下,刺入半个guitou,退出来,再刺入一个guitou,再退出来……每次多进去了一点,但不多。
         这样几次之后,大牛哪里还忍得住,趁着大半个guitou都进入了老婆的yindao,叫了一声“嫂子,俺来了!”只见他那个大黑屁股上的疙瘩肉一鼓,生生把半根牛(J)插进了老婆的(B)里,这还不算,他也不管老婆惊叫哭喊,挺动熊腰,把(J)撤出来一截,随后又更加用力地刺入老婆的yindao,这么来回几次。
      
      
       《引牛入室》11
         大牛正被老婆的yindao夹得飘飘欲仙,抬头一看,老婆已经晕了过去,他连忙掐人中,老婆悠悠醒转,脸上显示一阵扭曲——这是疼的,后又是一阵茫然与羞涩——估计是感到下面充实异常,嗔道:“你……大蛮牛!”
         大牛嘿嘿一笑,choucha动作起来,没想到刚动没几下,我老婆又一声“哎呦妈呀!”全身抽搐,眼睛翻白,大牛停止了操弄,叫道:“嫂子,你尿啦!夹得我真(J)痛快!”
         原来老婆竟然刚被大牛的(J)操进身体,就gaochao了,这是老婆的头一次gaochao,她双颊泛红,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大牛,我刚才这是……”
         “嘿嘿,嫂子,你刚才这就是尿了,娘们被汉子操的舒服了,就会尿骚水。”
         “……”
         “嫂子,痛快不?”
         “恩,痛快……”我老婆在gaochao余韵之中,晕晕乎乎,心不在焉。
         我一边使劲打着手枪,一边嫉妒地看着王大牛不到1分钟,就让我老婆达到了我3年都没实现的gaochao。
         “嘿嘿,嫂子放心,俺看出来了,嫂子这是第一次尿骚水哩,俺今天晚上一定不惜力气,让嫂子把骚水全尿出来!”
         “你……羞死人了!”
         “嘿嘿,嫂子,俺可开始操勒!”说着大牛这小子就开始挺腰,我看到他那根黑(J)狠狠地操着我的老婆,老婆细嫩的yinchun吞吐着这根青筋暴露的yangwu,胯下和床上,(J)和主人,同一个事实:黑大汉正在jianyin娇嫩的女人。
         大牛咣咣咣上来就先大开大阖的一顿猛操,把我和妻子的床干出吱呀吱呀的响声,我自卑了,我什么时候在这张床上,创造出过这么气壮山河的声音呢?
         “嫂子,你的(B)真嫩……嘿嘿,俺这辈子只操过俺媳妇是处女,给她开身子比给你还容易呢……嘿嘿……嫂子的(B)真紧,真会夹……嫂子,俺(J)上有血,你真是比大闺女还嫩呢!”
         这时大牛和老婆的jiaohe处除了啪啪的撞击声音,又逐渐传来了水声,我一看,原来是大牛的(J)抽出来的时候,上面有些透明的浆水,中间还夹杂着血丝。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的小(J)从来没有把妻子的yindao撑得这么大,操得这么深,妻子今天才算是真正pochu,用这个壮汉的牛(J),来体会男女之事的真正乐趣。
         “嫂子……你又出水儿了,嫂子,听……俺的大(J)在caoni的小水(B)咧!”
         大牛似乎有点不满妻子又陷入沉默,他知道妻子是害羞。大牛故意把身子放低,趴在妻子身上,就在他火热的身体压住妻子的时候,我分明听到了妻子一声充满快感的嘤咛。
         “嘿嘿……”大牛yin笑着,用自己坚实的胸膛在妻子丰满嫩白的身上碾轧着,壮硕的胸肌像两块被烤热的大石头,磨蹭着妻子的rufang,让她jiaochuan连连,同时,他使出牛劲儿,狠狠地撞击着妻子的身体。妻子的肩膀还没有大牛的一半宽,我看着大牛的大膀子死死压着妻子的routi,看着他的玉米棒子一样的(J)在老婆的(B)里狠狠地出入,每次出来都带出一串骚水,看着他的两个大睾丸像古代的攻城锤一样有力的砸着妻子的routi,我使劲打着手枪。
         奇怪,我不是该感到愤怒吗?我停下手上的动作,这时,音箱里又传来了声音:“嫂子……乐不……乐你就喊出来!”大牛使着牛劲儿,汗水蹭到了我老婆身上。
         “……”老婆似乎还在坚守着什么。
         大牛在一段mengcha之后突然停住,把(J)抽离了老婆的(B)眼,拱着屁股用大guitou蹭着我老婆的尿道、yinchun。上身依然紧紧压住老婆,全身的疙瘩肉把老婆压得jiaochuan连连,又舒服无比。
         老婆忍不住了:“我……!要!”
         “嫂子,想要啥?”大牛嘿嘿笑着。
         “要……”
         “嫂子,说,我要汉子的大(J)!”
         “……”大牛一拱屁股,把(J)头顶进了老婆的(B)里,磨了一阵子,马上又抽了出来。
         “啊……”
         “嫂子,你要俺的啥?”
         老婆最后的防线终于崩溃了,“对不起……!”
         对不起谁?对不起我吗?我不由自主地又飞快地撸着(J),听着我老婆第一声yin叫:“我要大(J)!”
         “要谁的大(J)?”
         “要你的,要大牛哥的大(J)!”老婆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夹杂着绝望和自弃。
         “俺的(J)咋样?”
         “你的(J)太好了!”
         “俺的(J)咋个好法咧?”
         “你的(J)又热又大又粗又硬,你的(J)一捅进来我就浑身发抖!”
         “嘿嘿,俺的(J)比王哥的(J)咋样?”
         “你的(J)比他的大多了……他的和你一比,跟没长(J)一样!”
         显示器前的我射了,在屈辱与快感中,我知道我和妻子,我们回不去了。
      
         
       《引牛入室》12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大牛一鼓作气使劲撞击着妻子,妻子就如同风暴中的小船,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她终于放开了,她终于不管不顾了,她终于伸手揽住了大牛的膀子,叫起床来:“哎呦……大牛你可真有劲儿啊……大(J)……真硬啊……操我……操死我……大牛……牛(J)……真壮啊……肌肉真棒……操死我了……我喜欢壮汉……有劲儿……啊……操到(B)芯儿里了……大牛……你真是好汉子……你是真汉子……真男人……大牛……使劲……”
         大牛嘴里也不闲着,这个粗野的山东汉子,一边喘着粗气使劲拱着我老婆,一边粗话连篇:“嫂子……骚娘们……俺操死你咧……俺操死你……真紧啊……真会夹(J)……王哥……真没福气……男爷们……还是得有个壮身板……和大(J)……要不……白来世上……走一遭!”
         “你真坏……操着别人的老婆……还说别人的坏话……”
         “嘿嘿……嫂子你说……俺说的不对?”
         “哎呦……你……对……操……我”
         “嘿嘿……嫂子……俺的guitou子磨得你的(B)芯子美快不?”
         “快活……死了……我又要尿了!”
         “嘿嘿……嫂子……俺一会儿就这么一边磨你的(B)芯子……一边往里面尿(J)水,保证你怀上!”
         我瘫坐在电脑椅上,听着王大牛和老婆的yin词浪语,手里攥着我湿漉漉的小(J),shejing后的喘息中,心情复杂。
         “唉……唉……”录像里的我老婆这时已经狂乱了,手脚乱动,大牛却如同一块坚硬的磐石,压住老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女人越被压越快活了,男人越强壮,女人就越乐。
         这时,老婆的手如同找到了一块浮板似的,揽到了大牛的背上,男人壮实肌肉的热量和手感让她在快感的浪潮中感到了一丝安全。我看着卧室顶部摄像头的录像,看着大牛城门般宽厚的虎背上,出现了老婆细嫩的双手,在无意识的抓挠,大牛的背阔肌非常发达,脊背上的肌肉隆起硬实,上面都是汗水,如高山大川,老婆的小手无助地抓着,抚摸着,我感到一种阴与阳的完美结合,这才是男人和女人。
         大牛感觉到了老婆的gaochao又要到了,又说了起来:“嫂子……俺操的你舒服不?”
         “……舒服死了……”
         “你叫俺啥?”
         “我的男人……老公……啊……丈夫……好老公!”
         “嘿嘿,嫂子……你们城里人那套……俺听不惯……被俺操过的……都叫俺亲汉子哩。”
         “我的亲汉子……快操我……啊……我要死了……我的大公牛!”
         “俺操……caoni个小骚(B)……操烂你个小saohuo……操死你……操!”
         大牛也性起了,他越来越使劲地拱动那个黑色的肌肉屁股,就如同一辆肌肉坦克一样碾轧着我老婆,伴着老婆的yinshui声儿,是routi撞击的啪啪声。
         “caoni娘……小saohuo……喜欢俺的大(J)不?”
         “喜欢……大(J)是我的天啊……我的天……!”
         “想给俺生儿子不?”
         “我要给我的男爷们生儿子啊……”
         “咋生啊?”
         “让亲汉子的(J)……大(J)……给我下种!”
         “为啥不让你的小男人给你下种?!”
         “我老公的(J)不够大……不够硬……顶不到我的(B)芯子……”
         王大牛这时候浑身如同水捞出来一样,(J)上的快感传到周身,浑身热腾腾的肌肉疙瘩磨蹭着老婆细白的routi,那个大板寸头爽的摇来晃去的,方脸上牙关紧咬,牛眼通红喘着粗气,使着牛劲。我知道他也到了最后关头。
         “咱的(J)够大哩……咱的(J)够硬哩……俺把你操弄得好不?”
         “好……”
         “俺的大铁犁犁得你好不好?”
         “铁(J)……汉子……”
         “俺这头大牛有劲儿不?”
         “有劲……大蛮牛……操死我了……”
         “要生儿子不……”
         “要……”
         突然老婆紧紧抱住王大牛的背,又一次gaochao了,这次gaochao比上次更猛烈,老婆全身抽动,翻着白眼,可以想象到yindao里王大牛的那根牛(J),一定是到了天堂一样。
         “操……俺的(J)……真痛快……小嘴儿似的……老子操烂你的小骚(B)!”
         王大牛最后使尽全力挺动了两下,只见插在我老婆(B)里的那只大(J),猛然暴胀,青筋直蹦,像一把军刀刺破敌人的心脏一样用力地全根而入。只听他大吼一声:“caoni娘……媳妇儿……给老子生个大胖小子!”
         王大牛的屁股绷得紧紧,两个大睾丸突然提紧,猛然收缩又放松,收缩又放松,可以看到他的(J)一翘一翘的,正在往我老婆的yindao里shejing。我特意回放了这一段录像,数着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