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4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有多久,爹喘了会儿气,看了俺一眼,慢慢地从炕上爬起来,小姨还缓着劲儿呢,眼睛无神,俺看她屁股下面湿了一大片。爹走到我面前,看了看俺小山丘似的裤裆,说了句‘娃大了!’”
         “俺爹套上大裤衩子,把俺带到院子里,说俺也算是个小老爷们了,就啥都告诉俺了。他说俺小姨嫁的那个大学生村官在炕上不行,种不出娃,他出把子力气,帮他们忙。俺爹向来是俺心里的英雄,有一年村里的老爷们农闲时比力气,俺爹能把场子上的大石头磨盘举起来绕打谷场场一圈,是村里最壮实的汉子,那时候村里的娘们看俺爹的表情我都能记得。我突然明白了,我就跟俺爹说,俺不想跟姨夫一个样儿,俺想跟爹一个样!”
         “第二天起俺就开始跟俺爹一起玩石锁,举石担了。俺姨后来生了个大胖小子,姨夫还来专门感谢过俺爹,哥俩喝酒到后半夜,俺爹就在俺姨夫旁边又把俺姨操的哭爹喊娘的。后来俺又撞见过好几次爹趁着娘不在,把村里的寡妇啥的按在炕头操(B),俺从小就听村里老娘们叫俺爹大骚马,俺到那时才明白为什么。俺从没告诉过俺娘爹的事,不过,俺娘肯定知道俺爹骚得很。”
         听了大牛粗俗的讲述,老婆脸红红的,气喘不匀,她没想到大牛微醺之下,竟讲出了这么chiluo裸的经历。我从屏幕上看,妻子的屁股一直在椅子上挪来挪去。
         “你爹真是把你带坏了,”妻子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的潮红和尴尬,没话找话的接道。
         “俺们那里向来就有‘姐夫有小姨子的半个屁股’一说,有能耐的爷们(J)都闲不住。不过俺结婚前,俺爹从没让我碰女人,他说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这之前,憋着好!”
         “这倒挺对。”我觉得妻子有些兴奋,有些尴尬,有些害羞。
         “对啥啊?结果俺19岁那年结婚,洞房那天搂着俺媳妇操了个够,一晚上没歇着,操了她8次,后面几天她都是俺娘扶着才能起床。”
         ……妻子的脸更红了,不知道如何接话了,她只有起身倒了杯凉水给大牛,说:“瞧你热成这样,喝点水吧。”
         大牛伸手去接,和老婆的手碰到的霎那,大牛好像突然想起了自己今晚的“重活”还没干呢!
         他看向老婆,经过他seqing故事的挑逗,老婆面若桃花,粉嫩嫩的小脸浅笑弯弯,他一下xingyu大起,一伸手就把妻子搂进了他的怀里!
      
      
       《引牛入室》09
         妻子穿着连身短裙,惊叫一声坐在大牛的腿上,被他紧紧搂在怀里。
         大牛喘着粗气,闷声闷气地急说:“嫂子,你真漂亮,今晚可让俺解大馋了!”说着就要亲妻子。
         妻子反应过来,急欲挣脱,她还没忘记在这个家里她是妻子的角色,她使劲地打着大牛,喊道“你干什么!放开我!”
         妻子那小粉拳打在大牛身上跟挠痒痒一样,他单用一只粗胳膊就把妻子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俺是王哥请来的咧!”
         妻子似乎突然想起了一切,自暴自弃般停止了挣扎,趁着她发愣,大牛迅速把老婆的细肩带裙子和内衣一起剥下,速度之快,让显示器前的我叹为观止,这家伙,看着憨厚,其实不知玩过多少女人了。
         似乎是一瞬间过后,老婆就上半身chiluo在大牛汗津津的怀里,客厅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老婆看着大牛,而大牛则死死地盯着老婆的那对大naizi!
         突然,大牛“嗷”的一声,血盆大口咬住了老婆的一只naizi,毛喳喳的胡茬刺激着妻子细嫩的皮肤,蒲扇般的大手狠狠地捏住了老婆另一边naizi,用力地roucuo着,一边享受他还不忘一边评价,naizi都堵不住那张大嘴:“嫂子……你的naizi真好啊……粉嫩嫩的……俺媳妇的奶头子早就被俺roucuo黑了……没生过孩子就是好……看来王哥不咋会……”
         不咋会什么?我坐在监视器旁一边撸着自己的小(J),一边奇怪为什么我也硬了,一边生闷气:我是不咋会玩老婆的naizi,我们zuoai一般就如同例行公事,5分钟完事,完事了我跟累死了一样,哪有心情玩naizi!
         老婆把大牛的板寸头按在自己的胸前,万般享受地大大地叹着气,却什么都没说,但她摇头晃脑的表情说明一切。
         看着老婆坐在大牛怀里,rufang在大牛的大嘴和大手里被玩来玩去,挤压roucuo,我不由得联想到一颗嫩苗倚靠着一颗参天的大树,或者一株小草倚靠着一座巨石,因为老婆的纤细嫩白,大牛的粗野强悍。
         “不要!”
         我正心情矛盾地打着手枪,监视器里的老婆突然一下从大牛腿上跳下来,捂住了neiku。想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肯定是大牛的手往下探去了。我真为老婆自豪,我的老婆知道底线在哪里,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但我胯下的小(J)却不这么想,它明显地失望了,微微发软,告诉我它希望看到新的发展。
         王大牛看到老婆的反应,也不急,看着老婆说:“嫂子,俺王哥把俺叫来干啥你也知道,俺知道你爱王哥,但王哥……说实话,俺看他就不像个男爷们。嫂子,你知道炕上的乐子吗?你做过真正的女人吗?俺能让你不但做娃的娘,还能先作真正的女人哩。”
         老婆不说话了。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谁也别骗谁,老婆是很清纯,但也不至于不知道女人也能gaochao,她明白男女之事能够很快乐,虽然她从没体会过,她在和我zuoai的过程中,yinshui都流得很少,激情,gaochao,更别提了。
         大牛看老婆犹豫了,慢慢伸过手,拉过老婆的手,再慢慢地放到自己裤裆里鼓鼓囊囊那一大坨上,我看到那一大坨已经处于半勃起状态。
         “我是别人的老婆!”
         老婆羞红了脸,憋出一句话,手却放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我相信她能感受到王大牛那根大(J)的热量与生命力,“嫂子,俺的(J)大不?”大牛见老婆一手捂着脸不说话,脸上泛起坏笑,“嫂子,王哥要真把你当成宝贝,咋能让俺来?俺来疼嫂子,俺会疼女人哩!”说着用他那只大手,捉着老婆的小白手,在他那坨巨大的隆起上摸来摸去。
         我把老婆当成宝贝吗?当然!可是我却把一个壮汉带回家中,我……我不知道。
         “你可真坏,我老公在电话里还说你憨厚呢!”老婆终于说话了,这时王大牛也飞快地站了起来,他一手捉着老婆的小白手,一手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那条大裤衩脱了,chiluo裸地站在老婆面前。
         老婆抬眼看了铁塔般的王大牛一眼,由于那个铁馆没有淋浴,王大牛没有洗澡,老婆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热量和气味,那是一种壮实健康的男人做完重体力劳动后散发出的味道。她又含羞地低下了头。
         王大牛嘿嘿一笑,再次抓住老婆的手——这次是两只,摸向自己已经完全勃起的(J),好大一根牛(J),通体黑红,真跟老玉米一样粗,guitou泛着钢铁一般的青光,硬挺挺地和主人的小腹呈一个锐角。
         我看到老婆的小白手摸上了这根大(J),王大牛全身一颤,马眼里挤出一滴透明的液体,老婆闭着眼睛,在他的引导下慢慢地摸遍这根(J),这根老婆两只小手上下握住都露出一大截的种牛(J)。王大牛又把老婆的手引向他的睾丸,那两颗黑色的大睾丸雄赳赳地吊在大牛粗壮的两腿之间,饱满的像两颗鸭蛋,老婆轻轻握住这两颗睾丸的时候,王大牛不失时机地说:“嫂子,俺的卵蛋子大不?里面全是怂水儿,俺尿的(J)水儿特多,特容易就给娘们种上,和俺相好的一个城里小寡妇,一天忘吃避孕药就怀上了,前两个月刚打掉。”大牛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全是自豪的表情,是啊,有哪个男人不为自己有一根大(J)自豪呢?
         老婆这时想要把手缩回来,估计是憋忍不住了,两条yutui来回打晃又互相摩擦,跟憋尿似的。大牛看准时机又再问了一遍:“嫂子,俺的(J)大不大?!”
         老婆实在忍不住了,轻哼一声“大!”向下就倒。
      
      
       《引牛入室》10
         老婆腿一软,大牛一个挺身就把老婆扛在了肩膀上,嘿嘿笑着,挺着(J)雄赳赳地走向卧室,“嫂子,你别怕,俺大牛肯定比王哥经验丰富,俺有的是劲儿,你就只管乐呵,别怕!”
         老婆这时候哪还有反抗的力气,她已经被那根大(J)勾动了春心。我赶紧把监视器转到卧室的录像档案,卧室的高清摄影机是我找徵信社的专业人员精心设计的,床头床尾床两侧都有,天花板的吊顶上也有。
         只见老婆被王大牛放在我俩的床上,害羞地用一只手捂着脸,王大牛嘿嘿笑着,一个饿虎扑食就把老婆压在了身下,双手一用劲,哗啦一声,老婆的被脱到腰部的裙子被彻底撕开了,又哗啦一声,老婆的neiku也被大牛抓在了手里。
         我正气愤王大牛这小子的粗鲁,又佩服这小子有种,知道不快点行动让老婆回过味儿来容易生变。只听得屏幕里的王大牛闻了闻那条粉红色的小neiku,嘿嘿一笑,说:“嫂子,都湿透了,刚才坐在俺腿上的时候俺就觉得了,没想到这么湿。”
         听到这句话,我灰心丧气。我,把(J)插进老婆(B)里xingjiao的时候,老婆都没有流过这么多yinshui,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功夫,老婆就被挑逗成这样了。我承认,和王大牛比起来,我真的“不像个男爷们”!
         “嫂子,你的屁股真好!”王大牛直盯着老婆的屁股,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小子又开始犯愣了,胯下的(J)翘的老高,好像又胀大了一圈。大牛盯着老婆的光屁股,突然跪起来把老婆的两条yutui扛上了自己的肩膀,老婆嘤咛一声,还是没有睁开眼看,但是脸又羞红了些。王大牛跪在老婆屁股前,女人两条修长嫩白的大腿被他扛在熊一样宽厚的肩膀上,他把板寸头凑近了老婆的屁股,看了半天,冒出一句话:“好地,真是好地!”
         见老婆不说话,大牛用两只大手roucuo着老婆的屁股,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嫂子这屁股又大又圆又白又翘,跟大桃子似的,俺媳妇的屁股都没这么大哩,这么好的屁股一定好生养!嫂子,这就行了,你有块好地,俺这头大牛有个铁犁还有好种子,咱一定能让你生个大胖小子!”
         老婆被他傻乎乎又透着自豪的语言逗笑了,似乎放松了些,手却还捂着脸,这时候王大牛忍不住了,叫了声“嫂子,俺要操了!”就要把他那小拳头一样的guitou往我老婆(B)里挤,疼得老婆大叫一声,也不捂脸了,双手死命要推开大牛,大牛哪是她推得开的,老婆那几下打在他身上跟挠痒痒一样,他也不用手扶(J),两只膀子死死夹住老婆的腿,任她在他身后白白乱踢一通,双手撑着床,从容不迫地把他那根大(J)往我老婆的(B)里面挤,一边挤还一边说:“嫂子的(B)真嫩啊,嘿嘿,真好看,没啥毛儿,唉……这紧实!”
         挣扎了几下我老婆也累了,在我看来她是知道守身无望,妻子死了一样瘫在床上,说了他们到床上以来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