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牛入室_第3章 - 读者吧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上下控制速度)
选择背景色:
浏览字体:[ ]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引牛入室_第3章

作者:unknown 大小:229K 类型:都市 时间:2015-10-04 12:20:09
        ,发出“嘿嘿”两声的时候,透着粗犷和愣愣的阳刚。
         “啥时候?”这小子竟然还脸红了!
         “就今天,就现在,就今晚!”
         “俺就有一个背心儿和大裤衩子,怎么去见嫂子?”
         “没事儿!”
         “俺……俺还是不知道……”更衣室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知道时间不多了,看他还在犹豫,凑到他耳边说:“大牛,你在外面玩女人不安全,还要戴套……”操,有那么daBiyuntao吗?
         “你嫂子要你下种,你不用戴套,随便你操!”我把日字改成了操字,入乡随俗嘛,“我在外面等你,你跟着我走,15分钟就到了。”一个男人告诉你他的妻子随便你操,你会拒绝吗?
         说完这话,我看也不看大牛,转身就走。走到铁馆健身房外头,我掏出手机,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告诉她我要带一个男人回去,这个男人强壮、已婚、有三个儿子。
         妻子没有愤怒,没有委屈,没有羞怯,只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饭都做好了。”挂了。
         我在健身房外面等了10分钟,王大牛出来了,这小子真的只穿了个大裤衩和大背心,由于没有洗澡,汗还没下去,膀子上的肌肉凸凸凹凹,汗光下结实得像钢铁。
         我见他出来,也不打招呼,径直向家里走去,夕阳的背影下,我看到一个比我粗实的多的背影沉默地跟在我的后面。
         老婆,我把大种牛给你牵回来了!
      
      
       《引牛入室》07
         推开家门,是一桌丰盛的饭菜。
         老婆很会做菜,尤其是荤菜,北方人叫“大菜”、“硬菜”,但是偏偏我不喜欢吃肉,老婆总是说男人就要吃肉才有劲儿……看着桌子对面狼吞虎咽的大牛,我胡思乱想着。这家伙只吃了一碗米饭,却几乎吃光了桌上所有的肉:两个大鸡腿,一盘虾,一盘牛肉也正在消失中。
         “慢点儿吃!”妻子温柔地说。从我们进门,妻子看到我身后的大牛一脸平静,倒是大牛,看到妻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这个憨厚的汉子只叫了一声“嫂子!”就痴痴地死盯着妻子。
         我不知道妻子是什么心理,但她竟然穿着她平时在家里穿的衣服——明知道我要带外人回来——一件小露肩裙,bainen的大rufang露出了根部,一道深深的rugou延伸到裙下,这些大牛倒是都在照片上看过了,他死盯着的是老婆的屁股。
         哦,忘说了,我老婆有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会爱死的屁股,白如玉盘,圆若满月,丰满挺翘,从后面看就像一个大桃子。
         老婆似乎很享受大牛野兽般的目光,故意从厨房端菜到饭厅里,来回数趟,好像模特走秀一般。
         最后打断大牛呆呆注视的,是老婆的一声“吃饭了!”
         于是现在,我坐在饭桌上,对面是大牛,旁边是老婆,大牛一边狠嚼一边说:“好吃,好吃!嫂子做饭真好吃!”
         我趁着他猛吃的时候把妻子拉到厨房:“你看他行吗?”
         妻子依旧面无表情,“我觉得行啊,他挺好的!”
         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他好?你看那吃相!”
         妻子看了我一眼,“你反悔了?还来得及!”
         我的气一下子泄了,该吃的药都吃了,该打的针都打了,我们还是没有孩子,难道真的要领养一个,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王成“不行”吗?
         妻子看我沉默了,也沉默了……过了好久,似乎足足有一年,但估计也就是一分钟,妻子突然打破了尴尬的无言:“我觉得他挺好,能吃的男人才能干!”走出了厨房!
         我心如刀绞,我知道,我错过了让这场荒唐闹剧结束的最后机会。我在厨房里找了一瓶人家送的五粮液,拿了三个杯子,走到餐桌前,大声说:“来,今天我认识了大牛这个好兄弟,我来跟他喝几杯!”大牛刚刚吃完他的晚饭,这小子,才10分钟就吃完了这么多东西,真行!
         他一见五粮液,两眼冒光,说“哥!这酒好啊!”
         我就知道北方男人爱喝酒,今天我就陪着他喝个够,看着他高壮的身板,我知道自己喝不过他,但我还是不停地想着各种由头和他喝,我喝了小半瓶,大牛却豪爽地喝了大半瓶,最后,我失去了意识,在醉死过去的一瞬间,我想到的是我终于解脱了,但内心深处,却似乎还有点遗憾……
         清晨,我被剧烈的头疼弄醒了,从客厅的沙发上醒来,冲到洗手间,吐了个痛快,捧着一杯凉开水,看了一眼客厅的表,五点半了。
         晕晕乎乎的我这才想到:“老婆!”
         我急忙奔进我和老婆的卧室,看到的一幕我永生难忘。
      
         王大牛,这个山东壮汉,正全身chiluo裸地大字型躺在我的床上,粗壮的臂膀搂着的,正是我同样全身chiluo裸的美丽娇妻!妻子把头枕在大牛的肩膀上,葱白般的手臂抱着他肌肉凸鼓的身子,睡得安详而满足。大牛则扯着震天响的呼噜,睡得跟死猪一样。我想到妻子曾经说过幸好我不打呼噜,否则她怎么睡得着……
         她现在睡得不是挺好!
         我觉得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我的妻子真的被这个粗汉给jianyin了!我像一根木头一样盯着他们很久,他们一个阳刚,一个阴柔;一个粗旷,一个娇弱;一个黑黝黝,一个bainen嫩,我有种错觉,他们才是夫妻,而我……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男人。
         正当我转身想要离去的时候,就如同老天爷为了我前世做过的什么错事,一定要惩罚我一样,大牛的身体起了变化。他胯下那根软塌塌的黑家伙,慢慢昂起了头,我在这几十秒钟的时间里,目睹了这个睡在我妻子身边的男人,他的大(J),从软到硬的全过程。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根(J)的战斗状态。我想它起码有23厘米长,粗得不像话,大guitou上的肉棱子泛着红黑色的光,真是一根充满了生殖力的牛(J),底下的两个大卵蛋似乎和昨天没什么变化,鼓胀而饱满,我甚至乐观地幻想昨天晚上他也许没有shejing,他们之间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时大牛突然停止了呼噜,用大手无意识地撸了撸他那根牛(J),也许是硬得难受,他往下按了按,那跟(J)就跟钢筋一样,啪地弹回到他的肚皮上,又恢复到与小腹成锐角的状态。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真想把他们叫起来,让大牛滚,骂妻子yinfu!可是我有什么资格呢?大牛一只手就能把我按死,要妻子借种也是因为我自己不行啊……
         我痛苦极了,却发现自己的(J)竟然硬了起来,我可悲的意识到,看到一个比我强壮的男人睡在老婆身边,我竟然兴奋起来,这是多么biantai的事情……我突然想到,我在家里安了摄像头的啊!
      
      
       《引牛入室》08
         客厅的录像在我面前的监视器里播放着,高清摄像头效果不俗,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在图像放大后能看到饭桌上的一根头发。
         我看到王大牛在我醉倒在桌子上后连忙伸过手来,推我,“大哥,大哥?你醒醒!”
         见我不醒,他挠挠头,问道:“嫂子,大哥这……怎么办?”
         “放到沙发上就行了。”
         大牛轻而易举的就将我打横抱起,这小子的卧推起码110公斤,我才60多公斤,对他来说这太轻松了。
         我看到大牛在抱我的时候,妻子一直在出神地看着他的背影,大牛的背影很宽厚,雄壮的背阔肌,壮硕的肩膀,让他粗实的腰被衬出一个明显的倒三角型。
         “大牛,你叫王大牛,对吧?”
         “对,嫂子,你就叫俺大牛就行了!”不知是因为酒的原因还是大牛想到了今晚他的“体力活儿”,他的脸红胀胀的。
         “哪里人啊?”
         “俺家里是沂蒙山里的。”
         “家里干什么的?”
         “嘿嘿,还能干啥咧?种地。”
         “那你怎么到济南来了?”
         “嘿,俺20岁就进城打工了。”
         “你怎么这么壮啊!”
         大牛一听这句,马上自豪地抡动两条大木椽一样的膀子,做了个健美动作,暴涨的肱二头肌像高山一样耸起。
         “嫂子,你想摸摸不?还会跳哩!”
         我看到妻子细白的小手慢慢地摸上了大牛的手臂,大牛骄傲地小幅度屈伸着胳膊,那铁疙瘩一样的肱二头肌也一跳一跳的,把妻子逗笑了。
         “嘻嘻,跟活得一样。你怎么壮成这样的啊?”
         “俺从小就跟着俺爹练块儿了。”
         “啊?你们那里还兴健美?”
         “啥健美哩!”大牛憨憨地笑,“俺们哪里的老爷们都爱举个石锁练个摔跤啥的,干的就是修理地球儿的活计,没膀子好力气,哪有女人喜欢!”
         “那你这样的在村里还不最受姑娘们的欢迎?”
         “嘿嘿,嫂子你别说,俺媳妇儿还真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俺们那边就这样,哪个小伙最壮实,哪个小伙就最受欢迎。俺们家的老爷们都又高又壮,按我们哪儿的话说,都跟个‘大牲口’似的,所以特招女人喜欢……”
         我看到大牛似乎是酒劲儿上来了,脸越来越红,身上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在灯光下像涂了一层油,他那个宽松的大背心早就湿透了。我还注意到妻子的手一直放在大牛的胳膊上,似乎在抚摸他强壮的臂膀。
         “你把背心儿脱了吧。”
         我看到大牛忽然傻笑了一下,这笑转瞬即逝,透着点狡诈,那似乎是一种农民的狡诈,粗野的狡诈,或者说,是雄性动物为了赢得生殖权力而表现出的狡诈。这小子虽然微醺,但不傻,他巴不得快点把那身牛肉展现在美丽的女人面前。
         “嘿嘿,那俺就光膀子了啊,嫂子别见怪。”
         “没事,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王大牛大手上下一翻,就把那件大背心扯掉了。
         妻子看着光着膀子的大牛,嘴微微张了张,我承认大牛的身体充满了男性美,厚实得像一座城墙,他的肌肉就是坚硬的砖块,尤其是那扇面形的宽肩,上面的胸肌像是扣在案板上的两口大铁锅,黑黑红红,胸肌下沿的rutou如同5毛钱币般小,颜色却像黑巧克力。
         我从屏幕中看到妻子的屁股挪了挪。“你接着说。”
         王大牛就晕晕乎乎地接着说:“俺还记得有一次俺刚上初二,提前放学回家,看见俺爹把俺姨按在炕头上,俩人都脱的精光,我凑近一看,原来俺爹屁股一耸一耸地正在干俺姨,俺姨开始还没声儿,后来可忍不住了,嗷嗷地叫,大(J)汉子啥的都出来了,可劲儿地抓挠俺爹的脊梁,俺爹不理她,嘴里骂着荤话,照旧咣咣地操,他们操了多久,俺就在门口看了多久,过了起码半个小时,俺爹突然大叫一声,才趴在俺姨身上不动了,俺姨把俺爹抱得死死的。”
         “过了好一会儿,俺爹才从俺姨身上下来,看见俺傻站在门口,俺也看到了俺爹的(J),真大啊,跟洗衣服的棒槌似的,上面挂着白浆子,爹身上的疙瘩肉让我想起村里的大牤牛,那时候俺突然觉得俺姨那么叫,肯定是因为爹的(J)和疙瘩肉。俺自己都不知道跟木桩子似的杵了
首页      目录      

你也许会感兴趣的